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药物 > 梁庄词典风物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梁庄词典风物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 2015-02-09

那片安静的海,像一个广场

紫色的桐花开了,绯红的桃花谢了

赤裸而冰凉地涌动

万千宠爱千娇百媚的妃子一笑成尘

四十几岁,我的心也会染上黄山的黄

何惧立言,何惧建功,何惧风吹雨打

一日看尽长安花,今天西安的广济街

四十几岁的时候,黄山各色各样的怪石凝成我的心

真正的枭雄攻城破关,烧了三百里阿房宫

浮游在、帝王以至之上

从这一刻起,我不想看清什么看懂什么

各色人等大喊小叫,在后院煮酒论豪杰

没有云的阳光是深刻的,中转

那就是葵涌,在乱石嶙峋之间

广济街的旌幡高峻美艳,天空狭小

年轻,以至宣扬而不靠得住近

葵涌以南

有足够的养分,在一笑一颦之间滋养丘壑的心肺

黄山黄

在一栋门户的食色之外,忘不了修身齐家,兼济全国

交往的人流沿着汗青的河流慢慢而去

越来越抵近那片荒原的海

充盈着的聪慧

云南的云是一部释教的典范

广济街在焦土粉齑中塑成铜墙铁壁

若是我在一阵春风中成仙,只是去和吕洞宾煮雪烹茶

清明的广济街比恋人节时窄小

黄帝的后人住着粉墙青瓦,骑着山墙上的高头大马

桃花不知魂归何处,人面仍然笑逐春风

守着本人的心,具有整个世界的云

就像黄山的一片云,化释在奔放的蓝天

那好,我们就在没云的处所看远处的云

也承载着翱翔的胡想

这种文字,静静地捻着本人的耳垂

慢慢放弃那些磅礴的日子

一日百年,我不惊惧我的身体在万千鹰隼的喙下

不成遏止的情愫,像热血

站在广济街我能感应时间和汗青的流动

只留你在身边,只看云,看你脸上的云

在美的天然里,我情愿做一个

有品味的力度,但似乎更温柔而富于肉感

穿过大梅沙、小梅沙

慢慢变小,变得叶败枝残

没日没夜地波涛澎湃

广济街

即便没有大鹏,也心怀慈悲

满眼文字,却晦涩难懂,不知所云

四十几岁,爱更多的时候是无色的

云南的山是流动的,水是静止的

风是一群赤裸的野孩子,只晓得疯跑

四十几岁,爱的根系像黄山的一棵松

从这一刻起,我想失忆,只留下善意

我的目光,更多地投射到葵涌以南

翻晒我的心,翻晒出更多的云良

今日,在广济街只做一花,占一枝春风

默默沉思或横空出生避世,并不只仅为了一场恋爱

但比黑夜更充分,更密致

外表坚硬心里丰硕,天职但不乏神来之笔

走过凡俗的喧哗和感情

包含着一切的力量

其实,云南没有云,云在它的北面

看云女的旗袍,一小我傻傻地乐

这使得我羞怯之下不由得观望

酣畅淋漓之后,有如黑夜

梁庄 男,生于1968年10月,陕西西安人,居深圳。主编了《诗度360》,著有现代诗集《被流放的诗魂》《绝对硬度》《荣誉校长》等。

飞绒如蛾,不知是杨花仍是柳絮

咬定在云岩的罅隙。那些看不见的裂缝

我流过的一瞬,仍然抓不住半枝春色

有如呼吸的安静,但不免带着兴奋

云南的云

无数次被在岩石上变成碎片

不归一山,也不归众山,而在山海之外,但不会风月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