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药物 > 体验海涛中的隔世在岁月中打开迷幻的时间-迷幻水

体验海涛中的隔世在岁月中打开迷幻的时间-迷幻水


/ 2015-02-07

  张德明(1967— ),文学博士,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湛江师范学院人文学院传授,南方诗歌研究核心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核心兼职传授。著有《现代艺术论》《现代性及其不满》《收集诗歌研究》《新世纪诗歌研究》等多部学术专著,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民族文学研究》《文艺争鸣》《南方文坛》《四川大学学报》《诗刊》《山花》等刊物上颁发论文百余篇,曾获“诗摸索”理论等多种项。(完)

      在诗集《恍然隔世》自序中,诗人夏海涛写道:“诗歌从来都是一把钥匙,是通往大地和心灵深处的奇异暗码。”这句话凸显了他的某种奇特诗学观。我认为,夏海涛的过人之处是,他手握诗歌这把奇异的钥匙,在岁月之中轻盈地打开了迷幻的时间之门,其诗可看作是关于光阴的出色言说和艺术注释,从中我们不只能看到季候的天然踪迹,也能把捉到启智的时间哲学。

      在工夫流转之中,人类的奥秘、暗藏的,城市悄悄显身,但一般人往往会,只要诗人才寄望这些,并存心记下。夏海涛的诗中,也时而相关于时间的哲学思辨文句跃然而出,令人深受启迪。《蓝色天际》最初一节如斯写道:“不在飞翔中/就在静止中坠落/所有的心都曾经打开/做着无翼翱翔的姿态”。“飞翔”与“静止”的对举,述说的是时间与活动的关系,而“”和“坠落”的成果性论断,大概并不只是对鸟儿翱翔的某种哲学,而是对人类具有纪律的某种深度阐释。另一首题为《春天》的诗,以季候为思维起点,人与事,并从花的情态中折射人生的,也不乏深意。(刊发于《文艺报》2014年6月13日)

  作者简介

      时间是标化人类现身和具有的主要物理符号,不外,当我们陈述时间时,常常要借助与之相关的一些事物,诸如季候、节令、日程等来将其具体化。夏海涛无疑是对时间极端的诗人,在他的诗中,各类与时间相关的艺术符码俯拾便是,诗人相关生命过程、岁月流转和个别回忆的人生印迹也逐个敞现。夏海涛诗中的季候语符最为丰厚,春夏秋冬四时都在他的诗中不竭出场,既显示出各个时段天然物象上的分歧特色,又显示出诗人面临游走的工夫时心里的各类折痕。《立春》写到:“我把奥秘埋在冬天/把种子埋下/让飘摇的小手在空中张开/柳叶在但愿里歌唱//……那些走过的盘曲/一并描绘着春秋/爱过的人仍然爱着/将要来的人/在心里慢慢怒放//雪是在今天融化的吗/上弦月的弯曲里/银光幽幽/春天从悄悄跳下”。当春天到临,诗报酬“但愿”鼓励,被“爱”,他从上弦月的“银光幽幽”,看到春天“悄悄跳下”的光阴神迹,如许的描述既是俭朴天然的,又是富于想象的。同样是节气,“冬至”在诗人笔下呈现了别的的情态:“北方的冰凌/沿着九九寒冷的轨迹/动弹日晷/不成思议的季候/因为你/雪花也变得温暖而轻巧//太阳像一个跳绳的小女孩/从北回归线跳到南回归线/你黑色的长发/风一样超脱”。这首诗将太阳比方成一个“跳绳的小女孩”,在南回归线和北回归线之间跳来跳去,以此描述光阴的飞逝和季候的轮换,显得极为活泼抽象,也流溢出芳华气味和生命情趣,“冬至”的出格神韵,也巧妙彰显。

      季候和时令确乎是典型的时间符号,但它们并不代表所有时间,有些时候,人类对时间的感触感染,可能会超离具体的季候指向,而只聚焦于某个时间点的文化内蕴、某个具有霎时的生命感到。在《我们的节日》里,诗人以诸多蓄满力量的语汇,来集中衬着“节日”的喧腾景观:“旗帜在摇/红色的直上九霄/滴落的汗水把欢愉举起/我们/把本人举起//这是宣扬的节日/这是迸发的日子/大河倒悬着 一奔涌/雪山矗立/绽放雪白的传奇/大平原 跟着河道/消逝在广宽的茂密”,“摇动的旗帜”、“滴落的汗水”、“奔涌的大河”等等,无不诉说着“节日”的喧哗与欢闹。《恍然隔世》则是对“回眸一瞥”的美学阐释,诗曰:“那么深的水也没有离隔/戈壁与绿洲 你只是回眸一瞥/鸟儿们仿佛听到了指令/汇聚在七夕桥头/打破了一个世纪的缄默//……鸟儿起头顺着季候/提前迁移/从遥远的北方 奔赴遥远的/南方/顺着阳光的道/挥舞无力的同党//如许的一切如斯天然/仿佛万万年来 只为了期待/你的回眸/南方投来的那束阳光”。密意的“回眸”,好似一束“阳光”,那种暖怀的魔力,被诗人出色地呈示出来。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地图